黄片软键 –


2022年12月5日

5社区新地址视频

Category: 未分类 – admin – 上午9:44

  

风萧萧领着曲非烟出了少林山门,回头往了眼写有“少林寺”三个大字的牌匾,长出了口气。

少林派能领袖江湖正道数百年真是理所当然,方证的这份沉稳老辣就远非岳不群所能企及,想来他还要看看华山派究竟能否抵抗嵩山派的高手,再来调整支持华山派的力度。而且到时不论谁胜谁负,少林派都稳坐当中,伤不到自身。奈何华山派如今势力太小,为了求得少林派支持,也只能冲锋陷阵了。好在方证总算答应由少林出面联系武当,否则还不知道会受何种刁难。

曲非烟在来少林寺的路上发现师傅态度软化,大喜之下以为再多求几次,就可以让师傅放了蓝凤凰。哪知风萧萧竟然将蓝凤凰扣在了少林寺后山,这让她始料未及。出寺之后,她就一直拉着风萧萧软言恳求。

风萧萧收拾了一下心情,笑道:“等我们从嵩山派回来后,就会来接蓝姑娘,又不是让她在少林寺呆一辈子,你别不开心了。”

曲非烟这才感觉好受一些,问道:“师傅,咱们还去嵩山派干嘛?这不只是个借口吗?”

“我们华山派都大张旗鼓的宣布要去找左冷禅评理,怎能半途而废?”风萧萧口中虽这么说,心底却叹息了一声,方证并不看好华山派的实力,未必会全力相助,现在只好冒险上嵩山派,想办法稳住左冷禅,让他别那么快动手了。

这时,岔道另一边忽然有数十骑向山下奔去,烟尘滚滚中有人叫道:“快,快,别让他跑了。”

这些人的服饰装扮,都是嵩山派样式。

风萧萧心中一动,忙道:“小非非,我们跟上去看看。”

两人施展轻功跟了不久之后,便失去了这些人的踪影,毕竟人还是跑不过马的,只好顺着这些人消失的方向一路前行。正行到一个岔路口,不知该往何处走时,又有五骑疾向右行去,口中呼喝不止,叫道:“快!快!他往那边跑了,快!”

一路之上,不时有人骑马向前掠去,少则数人,多则数十,都甚为急迫,也有几波人停下来向风萧萧打听道:“兄弟,你可见到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头子么?这人身材高瘦,腰挂弯刀。”

一直行了一个多时辰,路上骑士不断,问话却全相同,都是探询那“身穿白袍,身材高瘦,腰悬弯刀”的老者。

又行出里许,穿过一片松林,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平野,黑压压的站着许多人,少说也有六七百人,只是旷野实在太大,那六七百人置身其间,也不过占了中间小小的一点。

一条笔直的大道通向人群,风萧萧与曲非烟沿着大路向前。行到近处,见人群之中有一座小小凉亭,那是旷野中供行旅憩息之用,构筑颇为简陋。

那群人围着凉亭,相距约有数丈,却不逼近。

风萧萧抬眼望去,吓了一大跳,曲非烟也是“啊”的轻呼一声。

令狐冲、任盈盈和一个白袍老者正坐在亭中喝酒。

这时,左首有个冷冷的声音说道:“小子走开,别在这里枉送了性命。咱们奉东方教主之命,擒拿叛徒向问天。旁人若来滋扰干挠,教他死得惨不堪言。”

说话的是个脸如金纸的瘦小汉子,身穿黑衣,腰系黄带。他身旁站着二三百人,衣衫也都是黑的,腰间带子却各种颜色均有,正是魔教中人的打扮。

令狐冲喝了一大口酒,笑道:“我只是护着任姑娘,其他的一概不管。”

忽听得东首有人喝道:“这小子是华山派的令狐冲,我早就说了华山派的人勾结魔教,如今可知我所言不虚了。”

风萧萧转头瞧去。

这人却是昆仑派弟子谭迪人,在他身旁的竟有不少是五岳剑派中的人物。

令狐冲却是理都不理他,自顾自的仰头喝光了一碗酒,任盈盈在一旁给他斟满。

一名道士朗声道:“令狐冲,你是华山派弟子,怎能和妖邪为伍。这向问天双手染满了英雄侠士的鲜血,你跟他在一起干甚么?再不给我快滚黄偏软件免费破解版,大伙儿把你一起斩成了肉酱。”

“这位是泰山派的师叔么?在下跟这位向前辈素不相识,只是护住任姑娘罢了,再说五岳剑派几时又跟魔教联手了?”

那道士怒道:“我们几时跟魔教联手了?魔教追拿他们教下叛徒,我们却是替命丧在这恶贼手下的朋友们复仇。各干各的,毫无关连!”

“好好好,我只护着任姑娘,你们便去报仇吧,各干各的,也是毫无关联。”

谭迪人喝道:“你是甚么东西?大伙儿先将这小子毙了,再找姓向的算帐。”

令狐冲笑道:“要毙我令狐冲一人,又怎用得着大伙儿动手?谭兄自己请上来便是。”

谭迪人如何敢上前,他那晚三人连手都接不住令狐冲数招,现在上前不是找死么。旁人似乎忌惮向问天了得,也不敢便此冲入凉亭。

那魔教的瘦小汉子忽然拱手道:“圣姑,东方教主一向最重视你,你今日当真要护着这个姓向的叛徒吗?”

任盈盈不安的看了令狐冲一眼,说道:“你既已知我在此,为何还不快快退去,难道你想对我动手么?”

那魔教的汉子说道:“东方教主已亲下严令,一定要宰了这个姓向的叛徒,圣姑,请恕属下放肆了。”

谭迪人嚷道:“令狐冲,你们华山派果真和这魔教妖女勾搭上了,看你这会儿还怎么说?”

令狐冲铁青着脸,却是一言不发。

风萧萧朗声说道:“令狐冲是奉了我的命令,捉这个魔教妖女前去少林寺,怎么又成勾结了?”

令狐冲忽见风萧萧排众而出,不由大喜叫道:“风师叔!”

谭迪人狠声道:“风萧萧,你既如此说,就快杀了这个妖女,否则你以为这番言辞骗得过天下英雄吗?”

风萧萧冷声道:“这里足足有二三百人的魔教之人,你们昆仑派和他们站的如此之近,如此亲密无间。为何不赶快杀了他们,让天下英雄看看你们昆仑派到底有没有没有勾结魔教。”

谭迪人颤声嚷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血口喷人。”

风萧萧笑道:“就凭你?也配让我喷你?”

一个声音这时说道:“风师兄,这次我们只是奉命捉拿向问天,既然令狐师侄是奉了你的命令,押送这妖女,那你就快让他将此女捉出来吧。”

这人矮矮胖胖,面皮黄肿,约莫五十来岁年纪,两只手掌肥肥的又小又厚,双目炯炯,凛然生威。见风萧萧看向他,拱手道:“在下嵩山派乐厚,见过风师兄。”

风萧萧见这乐厚口中说得客气,但其话语却犀利的很,让他不能直接反驳,不由暗道:“这是一个难对付的人。”,口中说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转头喝道:“令狐冲你快把她捉出来。”

他口中虽如此说,心里却料定,魔教中人决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令狐冲带走任盈盈的。

果然,那魔教的瘦小汉子叫道:“小子,凭你也敢扣押我们神教的圣姑?”

风萧萧心下暗叫得计,口中喝道:“我们华山派和你们魔教势不两立,别说是一个圣姑,就是东方必败来了,我也让他血溅当场。”

此话一出,场中顿时静若寒蝉。

东方不败力压天下群雄十数年,就连正道中人也公认他是天下第一高手,虽然私下都是“东方失败”、“东方必败”的叫着,但是绝没有人敢当着魔教中人的面如此叫他。

那群魔教之人闻言大哗,顿时都“呛啷呛啷”地拔出兵器,狠狠的瞪了过来,那魔教的瘦小汉子怒骂道:“你这个杂种竟敢……敢……”

夹在中间的正道中人也纷纷让开了通道,露出风萧萧。

风萧萧见状冷哼一声,高声道:“令狐冲你过来,让这群魔教小崽子见识一下我们华山派的剑法。”,然后向曲非烟使了一个眼色,叫她不要妄动。

令狐冲闻言扭头道:“向前辈,这坛酒我可就拿走了!”

向问天微微一笑,道:“无妨,小兄弟果然胆色过人!”

任盈盈却凝视着令狐冲,俏脸微红,目光闪动,有爱慕、有担忧,但终究没有开口说话。

令狐冲豪气干云的将桌上那坛酒拎着走出了凉亭,对口喝了一大口,“哈哈”笑了两声,然后一抛。

风萧萧接过酒坛也是仰头一大口,叫了声:“痛快!”,转头扫视正派诸人,那些人纷纷避开目光,不敢直视。

乐厚却叫道:“好!好汉子!”,刚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身边的人拉了一下,顿时住口了,只是有些惋惜的看向风萧萧。

风萧萧对他好感大升,没想到嵩山派之中也有此等人物。思绪一闪而过,向前迈了几步,高声道:“看我们华山派今天如何双剑破群魔!”

那群魔教中人闻言再也按捺不住,怒火冲天的向两人压来。

风萧萧“哈哈”大笑着冲进了人群,使开“独孤九剑”,“叮叮”几声扫开攻来的兵器,然后平剑连捅,登时就有三人捂着脖子倒飞了回去。

这时,有两名黑衣汉子,矮身让过倒飞的三人,疾扑过来。这二人一个手执镔铁双怀杖,另一手持双铁锤,都是沉重兵器,挥舞着砸向风萧萧。

风萧萧冷笑一声,举剑连蹿数次。

两人同时双腕中剑,向后急退,武器双双下落。

风萧萧抢身上前,双脚连踢,将这两根镔铁杖踢得打横飞去,带着沉重的风声,“呼呼”地打断了这两人的脖子。然后脚步一停,用剑挑起一把铁锤,抬脚一踹。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对面一人的脑袋立时崩裂。

求收藏!求推荐!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